Post Jobs

4月房企融资需求井喷,由于43%蛋白豆粕和二等黄玉米的价差仅在1000元/吨左右

稳健的货币政策下,房企融资环境明显有所“转暖”。4月以来,房企继续密集融资。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自4月1日至4月18日,多家房企已发布融资计划近2000亿元,且整体房企融资成本继续降低,主流境外融资成本均在6%-8%,境内融资的公司债均在5%以内,利率基本告别2位数。

虽然临储玉米政策出台给予市场一剂强心剂,对稳定价格大有裨益,但由于国储库存庞大,即使拍卖暂停限制供应,玉米收储同样会为供给补充新鲜血液,这可能令玉米供应端口难以“喘口气”;加之养殖需求复苏缓慢、下游深加工“无计可施”,或导致后期玉米走势陷入尴尬局面。
政策的激励仅能为盘面提供一定的底部支撑效应,却不能成为诱发期价继续上涨的坚强后盾,取而代之的将会是“激情”过后的前景黯淡,预计C1505合约在2520~2530元/吨一线将面临强大的阻力。
政策利好或转瞬即逝
11月25日临储玉米托市方案出炉,化解了市场关于“国储改直补”的疑惑,政策靴子的落地一定程度上帮助多头稳定军心,玉米期货连续收阳即是证明。但不排除政策利好“昙花一现”的嫌疑,毕竟临储价格依然低于市场预期水准。
根据发改委《关于2014年东北地区国家临时存储玉米收购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国家临时存储玉米挂牌收购价与上年持平,其中,内蒙古、辽宁为1.13元/斤,吉林1.12元/斤,黑龙江1.11元/斤,收购期限为2014年11月25日至2015年4月30日,“北粮南运”补贴确定不再执行。
虽然临储政策尘埃落定,对于玉米现货贸易具有稳定大局的作用,但由于中粮集团和中纺集团收购规模再次被压缩,先分别按500万吨和100万吨进行掌握,低于征求意见稿中1200万吨和200万吨的水平,或意味着国家临储收购力度将不及去年,侧面导致市场流通环节供应被动增加,暗示后市产区玉米价格上涨空间会受到较大限制。
丰产压力难以化解
虽然7、8月份华北、东北等地曾一度出现干旱等灾害天气,令玉米生长受到一定损害,推升期货盘面出现过累计高于100元/吨的涨幅。但随着收获结束、丰收之势也浮出水面,对期价走势的压力在中长期内都可能有效。
根据美国农业部供需报告,预计2014/2015年度中国玉米产量将达到2.16亿吨,略低于2013/2014年度的2.177亿吨,减产幅度不足0.8%,仍处于历史次高水平,由于基数越来越大,供给宽松的环境仍在进一步延续。而受到2013/2014年度庞大库存的积压,在相应的工业、食用和饲料消费等指标上调幅度较小的情况下,本年度期末库存将有望达到历史极值的1.468亿吨,库存消费比则由63.37%攀升至78.93%,表明国内玉米市场过剩局面将更加严重。
尽管部分农户的惜售情绪短期内会影响玉米现货的流通容量,但在12月份市场有望迎来卖粮小高峰。目前,华北农户售粮进度在10%~50%,东北部分地区销售进度较去年则大幅提高,南、北方港口玉米库存均呈现增加态势,分别达到30万吨和224万吨左右。而受到“北粮南运”补贴取消影响,关内外玉米的竞争平台将更加“公平”,业内对华北玉米冲击东北价格的关注度将会上升,整体偏弱结构有望成为未来主流趋向。
下游需求缺乏亮点
生猪养殖需求复苏乏力成为玉米饲料消费较为低迷的“硬伤”,虽然猪价在供需两不旺的格局中有望呈现震荡上涨的形态,或引导养殖产业链逐渐走向“黎明”。但中期来看,处于历史偏低水平的生猪存栏量(10月份降至44462.36万头,环比和同比分别下滑0.2%和6.5%),对于玉米饲料需求或产生压抑影响。同时,由于43%蛋白豆粕和二等黄玉米的价差仅在1000元/吨左右,远低于历史均值水平,而期货上两者1505合约价差更是不足500元/吨,使得玉米部分饲用需求将会被豆粕所替代,令其价格走势承受长期压力。据了解,当前大部分饲料厂商对后市都比较悲观,其采购策略也是随用随买,并维持偏低库存以防价格下跌,这种状况势必会向上游原料玉米市场传递利空信号。
深加工方面,受助于玉米成本下滑的支持,淀粉和酒精行业玉米深加工利润呈现回升之势,全国均值分别攀升至110元/吨和330元/吨左右,使得行业开工率也运行至年内高位水平。但由于下游产品价格偏弱且销售乏力,或反过来促使大型深加工企业压低原料收购价格。
目前,长春大成对新粮挂牌收购价为2090元/吨,嘉吉生化为2030元/吨,均低于政策指导价,一定程度上说明深加工企业对于玉米走势不看好的态度,也侧面反映出市场货源充足的事实。
盘面上,临储政策出台短期令期价偏强运行,但近强远弱的格局非常明显,C1505合约上涨空间受到很大限制,2520~2530元/吨一线抛压沉重,虽然周K线级别上MACD指标仍呈金叉状态,但日K线上则有形成死叉意愿,使得市场上行动力日趋衰竭,或重新步入弱势震荡的结构。

伴随着融资环境的持续好转,房企在拿地上也开始发力。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4月22日,全国已有21家房企年内拿地过百亿元。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现象已经引起了政府的注意。4月19日,中央经济会议重提“房住不炒”,而住建部也对部分房价、地价波动幅度较大的城市进行了预警提示。在这样的政策导向下,房企融资环境是否会发生变化?

4月房企融资需求井喷

房企融资形势回暖趋势下,4月以来房企融资迎来小高峰。据蓝鲸房产不完全统计,仅4月25日一天,就有上实发展、葛洲坝、北辰实业、中骏集团、荣盛发展、阳光城等6家房企发布了融资公告。而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4月18日,4月单月多家房企已发布融资计划近2000亿元,房企融资持续井喷。
4月25日,上海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第一期公司债券发行结果公告。公告中,上实发展称,本期债券已于2019年4月24日结束发行工作,最终票面利率为4.28%,债券实际发行规模为8.9亿元,期限为5年期。

同日,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,2019年公司债券发行工作已于2019年4月24日结束,实际发行规模15亿元,最终票面利率为3.95%。

在4月众多房企融资数据中,公司债成为企业的主流选择。蓝鲸房产据上交所资料不完全统计,截至4月26日,4月份以来,共有10家房企发行了公司债,发行总额达到699亿元,占到总融资额的34.9%。而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3月份共有13家房企发行了公司债,金额为455.97亿元。

此外,Wind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一季度,一般公司债32只,同比增长77%,总发行金额397.3亿元,同比增长37%。从交易商协会的DCM工具(中票、短融、PPN、ABN)来看,2019年第一季度,DCM119只,同比增长41%,总发行金额810.08亿元,同比增长4.3%。由此可见,在2019年以来的密集发债潮中,公司债增量明显。

除了公司债之外,ABS融资(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方式)也广受房企欢迎。据同策研究院数据统计,3月份共有27家企业进行了ABS发债,总发行额为490.67亿元;而4月份,截至26日,这一数字为39笔,总发行额为554.93亿元,环比增长13%。

对于房企融资需求井喷的原因,业内普遍认为主因仍是借新还旧。“2019年以来,房地产企业密集发债潮的背后,其实是为了应付偿债高峰期,借新还旧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向蓝鲸房产分析表示。

Wind数据显示,2019-2022年分别有4026.04亿元、7479.55亿元、2518.99亿元和2846.26亿元债务到期。但房地产债中有不少含有回售条款,投资者可以在回售日选择将债券按照一定的价格回售给发行人。根据中信建投研究,2019-2022年分别有4804.81亿元
、2559.80亿元 、2032.93亿元
、68.20亿元和82.00亿元房地产债可能被投资者选择回售。因此,考虑回售因素,2019年房地产企业的债务偿还压力可能为4年内最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